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重庆小南海水电站遭否决6年博弈受争议

2018-12-03 16:24:15

重庆小南海水电站遭否决 6年博弈受争议

重庆小南海水电站隶属于三峡集团,因坝址身处自然保护区原定范围,赞成与反对者陷入十余年的争论。

近日,多家媒体援引络上流传的一份环评批复文件报道称,环保部次明确否决了争议多年的小南海水电站项目。

该份流传的文件显示,环保部3月30日批复了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三峡集团”)提交的《金沙江乌东德水电站环境影响报告书》。环保部在批复中提出要求,未来三峡集团及其他单位,不得再规划和建设小南海水电站、朱杨溪水电站、石硼水电站及其他任何拦砂坝等涉水工程。

重庆小南海水电站隶属于三峡集团,因坝址身处自然保护区原定范围,建成后可能对珍稀鱼类造成毁灭性影响,赞成与反对者陷入十余年的争论。

该批复被小南海水电站的关注者视为重要信号,并被解读为环保部给小南海水电站下达“停建令”,小南海水电站将正式停建。

不过,质疑者指出环保部在另一个项目环评批复中叫停其他项目,涉嫌违反行政许可法,存在法律瑕疵和程序问题。

截至发稿,澎湃()仍未在环保部官查询到该批复文件,多名环保部内部人士也拒绝透露相关内容。澎湃联系三峡集团、重庆市环保局等小南海相关单位,对方均表示“不清楚情况”。

小南海水电站的命运仍不明朗。

小南海项目就此停建吗?

2015年4月初,小南海项目的命运再次激起波澜。

前述流传的环保部批复文件明确指出不得再规划和建设小南海水电站。该批复解释称,过去十年,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自然保护区,因为金沙江下游一期工程等进行过两次调整,自然保护区结构和功能已经受到较大影响。未来该流域开发必须严格按照主体功能区定位,严守生态保护红线,切实严格依法保护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自然保护区。

4月8日开始,该批复文件在上流传,但无法确认来源。蹊跷的是,截至澎湃发稿,未能在环保部官找到该份批复文件,环保部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环保部每月是定时上传文件,如果文件没有上传,则不算公布。

对于该批复详情,三峡集团中心一位负责人回复澎湃,“不清楚情况,不知道有收到环保部的文件。”重庆市环保局处负责人和重庆市巴南区环保局局长张勇同样表示“不清楚情况”。

在一片叫好声背后,环保部的批复也引发质疑。质疑者指出环保部在乌东德水电站的环评批复中叫停小南海项目,涉嫌违反行政许可法,存在法律瑕疵和程序问题。

小南海总设计师周良景亦表示不解,称为何环保部会在对乌东德水电站的环评批复中否决小南海水电站。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都还没有申报工程环评,环保部怎么否决?”

同样不解的还有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他认为小南海水电站是国家规划项目,需国务院作出修改决定,环保部的批复只能代表其部门意见,“并不代表水电站要完全停下来”。

北京大学资源能源与环境法研究中心主任汪劲在接受采访时分析,这个批复应当是“附条件的一个许可批复”。所谓附条件,是根据长江上游的生态功能,认为此地只适合建一部分水电站,“还有一层含义是,以后你要再修其他水电站的主张,项目申报就不要再提了”。

在汪劲看来,在此份环保部的批复中,“实际上对修改的合理性予以了否定”。

北京林业大学生态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杨朝霞告诉澎湃,环保部的做法“是表明态度,提醒这几个项目在现阶段都不允许再建,即使材料交上来也不批。” 杨朝霞认为环保部的做法涉及区域审批,并不违法,也不算逾越界限。至于工程师等称没有收到停建通知,“是因为他们还没申请环评许可,不可能给你决定。”

国家环境咨询委员会委员,天津大学教授,环评法主要起草者之一孙佑海认为,关于小南海水电站的发展规划的审批,不是一般的项目审批,而是对规划的审批。既然属于对规划的审批,就应当遵循环评法的规定。根据环评法,环保部门根据专家的意见,提出有关环境影响的意见,是给决策部门的意见,是根据法律规定的正常履职行为,有关部门应当依法尊重环保部门的意见。

孙佑海认为,的决定机关是政府,如果不采纳环保部门的意见要作出说明并存档。

一位接近环保部的专家告诉澎湃,小南海是一个水电工程项目,环保部门有审查的权力,审查有批准或否决两种可能。小南海水电站是《长江流域综合利用规划》明确要上马的项目,但是规划只是工程项目的一个依据,并不意味着规划列入的项目都必须执行,如果生态环境发生了变化,生态环境容量不够,环保部门可以依照现实情况对项目进行否决。

环保部叫停小南海项目是否属实?批复意见能否真正落实?种种疑问仍有待解开。

薄熙来力推小南海项目

重庆是小南海项目的推动者。

公开资料显示,小南海水电站总投资约320亿元,总工期七年零六个月,装机200万千瓦,年均发电量102亿千瓦时,是重庆“投资、装机规模、发电量的水电项目”。

小南海水电站被重庆视为保障电力供应和解决渝西缺水的重要方案,昔日主政重庆的薄熙来曾力推该项目。

原长江水利委员会水资源保护局局长翁立达曾对《东方早报(博客,微博)》回忆,2007年薄熙来刚到重庆时,大唐公司(特大型发电企业集团)就曾出资一亿,邀请长江委设计院做小南海的前期工作。

薄熙来还曾请前水利部部长钱正英吃饭,他在饭局上表示,重庆建设小南海,将有利于减少三峡泥沙,而钱正英回应,“我不担心三峡的泥沙问题”。

不过,这并未打消重庆推动小南海项目的决心。由于小南海水电站坝址位于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自然保护区内,小南海项目如果需要推进必须调整保护区范围。

2011年,为给小南海让路,保护区被再次缩小范围。北京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回忆,经环保部牵头组成的审批委员会,全票通过了调整保护区范围的决定。

“在那个会议上可以看到强势的水电部门给这些环保、生态专家多大的压力,他们是异常强势的,而且直指生态专家,提出他们对这些鱼类并没有而且那么多了解。” 马军说,参会专家们在强压之下选择了沉默,并作出了集体决定。

2012年3月29日,重庆为小南海水电站举行了奠基仪式,重庆市长黄奇帆概括的小南海水电站的综合效益包括:电力保障突出,缓解重庆能源紧张;改变川江河段航道条件,发挥黄金水道航运作用;减少重庆主城港区泥沙淤积,增强重庆主城和三峡水库防洪能力;改善提水条件、降低取水成本,解决渝西地区工程性缺水问题。其中,保障重庆电力与解决渝西缺水问题,被视为重庆坚持兴建小南海的主因。

不过因为环评未能通过,小南海项目奠基仪式后未能大举推进,移民工作也陷入停滞。2015年,搁置三年后,小南海水电站建设重新被作为重点工作,写进了重庆市政府工作报告。

环保组织抱团“抗争”

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成为了建设小南海水电站的一大“阻力”。一直以来,众多环保组织联合反对小南海项目上马。

2005年,为了给向家坝、溪洛渡两座大型水电站让路,国务院曾将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自然保护区迁移,小南海水电站坝址就位于调整后的保护区内。

重庆市为了小南海水电站的上马,提出再次“调整”保护区的方案,2011年底,国务院发函正式批准该项调整,保护区下游终点必须往上收缩22.5公里,保护区再遭“去尾”。

国内环保组织和环境学者普遍担心,小南海大坝会影响自然保护区与三峡库区之间洄游性鱼类的迁移通道,将严重阻碍数十种长江珍惜鱼类的繁衍。

重庆曾提出另建仿生态鱼道的替代方案,但在中国科学院院士曹文宣看来,小南海江段是无可替代的“生态通道”,“搞水利的人认为只要花几千万修一个鱼类通道就可以解决问题,实际上不行,建坝影响的是整个水域,河滩也没了,鱼卵漂流下来90%都是死的”。

一份来自南京环境科学院的报告则显示:小南海和其他梯级电站开发的累积效应将对特有鱼类造成毁灭性影响。

“经济效益如此有限,同时威胁数十种动物的生存,并可能导致多个物种的不可逆的损害。中国工程建设史上少有这样的工程。”

2013年12月24日,自然之友、公众环境研究中心、绿色流域、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等19家民间环境组织发布《中国江河的“”报告》,呼吁国务院撤销小南海水电站建设项目,并恳请撤销环保部2011年对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保护区的修边决定。这已经不是中国环保组织次发出类似呼吁了。

除了民间环保组织,重庆的“邻居”也明确反对小南海项目。2015年全国两会上,重庆市上游城市泸州和宜宾市市长明确表示反对修建小南海水电工程。泸州市长刘强认为,“小南海工程将造成港区淤积,使泸州港成为‘死港’,更别说上游的宜宾港了。”宜宾市长徐进也表态,小南海工程坚决不能上。

三峡集团态度“不积极”

公开信息显示,小南海水电站由重庆市政府与三峡集团共建,两方在2006年8月签订合作开发协议,明确三峡集团为小南海项目业主。但业主三峡集团对小南海项目并 “不积极”。

长期关注西南水电开发的四川省地矿局区域地质调查队高级工程师范晓分析,小南海水电站位于开阔区域,大坝高度大约只有50米,发电能力并不强,而水库的淹没损失和移民赔偿数额比较大,“小南海的单位造价高,造价和收益比例较低”。

据《重庆》2012年披露的数据测算,小南海的单位千瓦装机投资将达到16000元,是金沙江下游3座梯级电站平均投资的3.6倍多,远超三峡4950元的单位千瓦装机投资。

尽管小南海设计年平均发电量提高至102亿千瓦时,但依然只是与其相邻的金沙江下游向家坝、溪洛渡、白鹤滩、乌东德4个梯级电站的5.2%。

对一直试图扭转公众形象、建立生态环保理念的三峡集团来说,小南海项目似乎成为“烫手的山芋”,不过,由于小南海身处三峡库区,对三峡后续影响举足轻重。

翁立达曾分析,三峡集团并不愿意建小南海项目。“但重庆搞的一招狠啊:你三峡公司不搞,我去找大唐公司来。这么一来,三峡公司不搞也得搞。”

责编:传媒

代写标书
英语翻译公司
信用卡无卡支付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