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羊城晚报:“强捐”无关慈善只涉公权摊派

2018-12-02 16:40:15
羊城晚报:“强捐”无关慈善只涉公权摊派 湖南长沙县教师称,每月工资中有几十元被扣除,为的是参加“一天一元捐”活动。

对此,管理捐款的长沙县慈善会称,2010年政府发文要求企事业单位员工、干部等捐款,目的是帮扶贫困。

该县慈善会会长称,按道理老师觉悟,不应在乎这点钱。

在公民权利意识不断生长的年代,所谓“老师觉悟”,看似褒扬实则是对教师群体人格与智商的羞辱。

其言辞的立基点在于,老师不但充满爱心,更为重要的是,老师识大体、顾大局,是政府工作的配合者和支持者———换句话说,老师是听话的顺民。

显然,这种意义上的“觉悟”,实质就是抽掉个体的思想与权利意识,成为权力机器上合格且出色的螺丝钉。

慈善是一种权利而非义务。

自愿参与原则是慈善得以保持纯洁性的一条不可逾越的底线。

这一原则确保了捐赠者和受助者双方都不存在心理负担和利益损失。

应当明确,公民的捐款行为,是基于个体自主判断的产物。

这一方面让公民的爱心得以释放,另一方面公民通过释放爱心取得一种纯粹的快乐。

从这个意义上说,捐款不是一种负担,而是获得快乐、体验快乐的一种方式。

而从个人账户中直接扣款,是一种变相强捐。

这种“捐款”打破了自愿原则,捐款者不仅承受了心理负担,而且也感受到自己的合法权益被侵夺。

很明显,通过行政指令搞强捐的行动,既不合法也有违道义,其实质是一种恶行,而非善举;被权力劫持的“一天一元捐”,无关慈善,只涉公权摊派。

这样的摊派,不仅有损慈善的纯洁性,而且是对捐赠者善心的亵渎和不尊重,严重挫伤了公众的慈善热情。

退一万步讲,若“强捐”的钱确能“帮扶贫困”,捐款者尚可接受这种实体正义。

事实上,在美国也有“强捐”。

据说有些美国人每年也会被单位扣掉自己工资收入的2%,交与慈善组织。

虽然两国的流程差不多,但人家的“强捐”过程及结果都是透明的。

而在我们这里,强捐来的善款,往往是一笔糊涂账,公众其实不知道自己被捐的钱花到了哪里。

日前被曝的黑龙江一省级机关对善款的“分配”方式,似乎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捐款去向的解读———同样在由官方发文组织的慈善“一日捐”活动中,明确规定捐款的75%返还给捐款单位,20%上交省慈善总会统筹使用,5%用于省直基金会机动使用。

一条分食“善款”的利益链,由此呈诸于世人眼前。

这表明,各种名目繁多的行政强捐,已然成为各部门变相敛财的一种创收手段。

显然,行政强捐是公权对私权的赤裸裸地绑架,这是政府角色错位的产物,暴露了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